《空军一号》导演沃尔夫冈·彼得森去世享年81岁

据多家美国媒体报道,曾执导过《空军一号》(Air Force One)等好莱坞大片的德国导演沃尔夫冈·彼得森(Wolfgang Petersen)因罹患胰腺癌,已于8月12日在其位于洛杉矶的寓所去世,享年81岁。

沃尔夫冈·彼得森沃尔夫冈·彼得森1941年3月14日出生在德国汉诺威港口城市埃姆登,童年时代正好赶上好莱坞电影大肆入侵战后重建期的德国,因此很早便爱上了电影,尤其钟爱西部片《正午》。中学毕业后,彼得森去了汉堡学当戏剧导演,同时也开始尝试拍摄一些8毫米实验作品,之后被德国电视台相中,正式走上导演道路。

《从海底出击》剧照彼得森最初能引起影坛关注,凭借的是1981年上映的德国电影《从海底出击》(Das Boot)。该片以“二战”期间发生在德国海军潜艇上的真实故事为蓝本,从普通纳粹士兵的角度出发,如实呈现战争的残酷与恐怖。影片在全球多地上映,还入围第55届奥斯卡金像奖包括最佳导演、剧本、摄影、剪辑在内的多达六项提名,虽然最终颗粒无收,但对于一部片长150分钟的德语对白影片来说,着实已属不易。上映四十年来,《从海底出击》的影响力有增无减,后来还陆续出品了导演剪辑版、迷你剧集版、原始未剪辑版等数个版本,目前在电影网站IMDb评选的影史佳片250大榜单上,位列第71名。

《大魔域》剧照借由《从海底出击》的成功,彼得森很快就被好莱坞相中,受邀执导华纳参与投资的奇幻电影《大魔域》(The NeverEnding Story)。该片根据德国儿童文学名家米切尔·恩德的童话作品《永远讲不完的故事》改编,虽然因为彼得森的肆意发挥,弄得原作者米切尔·恩德相当不快,甚至不惜与之对簿公堂,但影片本身还是在全球各地赢得了绝大多数观众的喜爱。2019年播出的Netflix热门剧集《怪奇物语》第三季最后一集中,就用到了《大魔域》的主题旋律,其影响力之深远,由此可见一斑。

彼得森在《第五惑星》片场从潜艇战争片到儿童奇幻片,题材跨度巨大,却同样能大获成功,这迅速让彼得森成了当时好莱坞最炙手可热的导演人选。然而,随之而来的科幻片《第五惑星》(Enemy Mine)却有些生不逢时。影片讲述人类与外星人化敌为友的和谐故事,结果未能赢得美国年轻观众的认可,票房相当失败,反倒是在戈尔巴乔夫上任后力推改革的苏联,成了最早被获准引进的好莱坞电影之一,引发苏联年轻一代的观影热潮。1991年,蛰伏六年的彼得森终于再有新片问世,这次的《爱人别出声》(Shattered)又走起了希区柯克式的悬疑惊悚路线,虽然故事的反转设计得相当用心,但最终因为种种原因未能获得票房成功。好在,不久之后的犯罪片《火线狙击》(In the Line of Fire),又让彼得森重新赢得了观众的口碑,也让他意识到,最适合自己的或许还是要数情节火爆刺激的动作类型片。

1995年上映的《极度恐慌》(Outbreak)中,反派成了来自非洲的致命病毒,虽难以脱离个人英雄主义的好莱坞大俗套,但也确实拍出了应有的节奏和气氛,成功获得1.9亿美元的全球票房,位列当年全球票房榜的第14位。

彼得森(中)在《空军一号》片场两年后,彼得森再接再厉,拍出了年度全球票房排名第五的《空军一号》,也成就了自己在好莱坞的事业巅峰。这部由哈里森·福特主演的影片讲述打过越战的美国总统詹姆斯·马歇尔,靠一己之力挫败了恐怖组织劫机的阴谋。虽是典型的美式英雄主义题材,但紧凑的剧情发展外加逼仄的空间中营造的紧张氛围,令观众不由看得神经紧绷,手心出汗,不失为一部相当成功的商业电影。据说,因为“空军一号”的设计图纸属于机密,当年彼得森最初全靠反复看CNN新闻揣摩机舱内部的场景,好在后来和哈里森·福特私交甚笃的时任总统克林顿邀请他们亲上“空军一号”参观,才令最终电影里呈现的机舱内景真实可信、难觅破绽。

《空军一号》剧照进入新千年后,彼得森继续保持着不疾不徐的创作进度,灾难片《完美风暴》和史诗片《特洛伊》虽然都没能赢得影评人的青睐,但观众还是相当买账,两部影片均位列当年全球票房榜第8位。然而,2006年上映的灾难片《海神号》,媒体评分创了彼得森电影生涯的新低,而且这一次观众也不再买账。华纳为其投入1.6亿美元制作成本,结果只拿回1.82亿美元全球票房,算上分账因素和宣发成本后,据说亏损将近一亿美元。这也让彼得森就此金盆洗手,从好莱坞销声匿迹。

《夺金四贱客》剧照2016年,几乎十年不见消息的彼得森,竟又回到德国拍摄了新片《夺金四贱客》。影片翻拍自他自己1976年为西德电视台创作的同名电视电影,瞅准了圣诞档期在德国上映,倒也获得不错的票房成绩,还在一年后引进中国上映,而这也成了彼得森的收官之作。“不用担心电影院,电影院会一直好好的。电脑啊,科技啊,只会让我们变得越来越孤独,最后就只剩下电影院这一个地方,还能让大家聚在一起,体验这种人群之中的感觉了。我相信人类的这种群聚的欲望,永远都会存在,所以不用担心电影院的未来。”一生酷爱电影、一生都奉献给了电影的沃尔夫冈·彼得森曾如是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