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有缘结识仨“李正”–宋致国

我想,凡是看过正在热播的电视剧《飞虎队》,读过《铁道游击队》长篇小说,读过我的小文《当谢刘知侠》的,恐怕没有不知道“李正”是铁道游击队政委的!

了解铁道游击队发展史的知道,要说铁道游击队的“政委”,其实先后有七位。他们分别是:

杜季伟、文立正、杨广立、赵明伟、张洪义、郑惕、赵清河。那么在七位革命前辈中,到底谁是真正“李正”的化身呢?记得当年在海阳县凤凰岛宾馆,开文学创作会议时,我是当面请教过刘知侠先生的;记得,他当即就笑了:

文学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嘛!要说这“李正”政委,其实就是七位政委的共同化身;如果说偏重哪一位的话,应该是当年刚刚从大学校园走出来的文立正烈士!

这是因为,从上小学接受革命教育开始,罗锅三爷爷就十有八回的都要讲到“文科长”(因为当时他是鲁南抗日根据地宣传科科长兼铁道游击队政委,故我的乡亲们都这样称呼他为“文科长”)为什么一讲就讲到“文科长”呢?凡看过我《当谢刘知侠》一文的,都知道“文科长”是当年经常活动在我们宋家闸一带的。特别是“文科长”凡来开展工作时,大都经常住在我的堂伯宋光泗家里。况且,据罗锅三爷爷亲口说,他是多次和“文科长”打过通腿的。

那是1945年大年初十的晚上,“文科长”由当时的临城第六区,区委书记赵清河同志陪同;在我的堂伯宋光泗家“喝罢汤”后,去当时隶属于滕县(即滕州市)的丁家堂村检查扩军工作。谁能知道呢,由于叛徒徐宜南(解放后被人民政府)告密,被滕县大汉奸申宪武,带了一营二狗子,一小队真鬼子,半夜时分突然包围了丁家堂!敌人有叛徒带路,可惜“文科长”和赵书记再有天大的本事,也难以抵挡住那么多敌人的突袭!在他们打死二十多个二鬼子后我们的“文科长”便壮烈牺牲了!“文科长”壮烈牺牲后,被当地群众自发组织,埋在了丁家堂村西的郭河沿上。

“文科长”壮烈牺牲后,区委书记赵清河就组织部队上了淮海战场;接着就是度江战役,解放南京,解放后又出国抗美援朝……加上我们那地方解放以后隶属关系变动复杂,先是滕沛边区;后是1953年经国务院批准设立微山县。因而壮烈牺牲后的“文科长,就”一直再“无人问津”。直到“拨乱反正”之后,偶然一次,我才在《中国青年报》上,看到了由当时的中组部副部长李锐撰写的《想念你啊,文立徵》一文。

读罢该文,当时我就想:那长眠在丁家堂村西的郭河沿上的“无名烈士”,应该就是文立正!可也正巧,我村里本家大叔宋光金被打成从湖南归来;闲说话时,他偶然就拉起了“湖南衡山文家”,在湖南怎么样的声名显赫。于是,我试着给《湖南文史》写了一篇文章,后来竟让文立正的表弟–在临沂拖拉机厂工作的陈铁如先生看到了。他便想方设法联系到了我,慢慢,我才知道:

壮烈牺牲在我们村后丁家堂的“文科长”,就是当年牺牲在丁家堂的抗日大英雄文立正!

文立正,湖南衡山人,原名文立徵,曾化名赵宓;牺牲前为鲁南军区第三军分区政治委员、宣传科长,兼铁道游击队政委。虽然经老前辈,前中组部副部长李锐先生的证明,还是经过“文科长”的表弟陈铁如先生的多年奔走,直到1975年的清明节,才由滕州市民政局出面,来自四面八方的乡亲们肃立在大英雄的墓前,悼念这位抗日大英雄!到了1978年,经滕州市人民政府筹备,终于把文立正烈士,移葬进滕州市烈士陵园!

说起认识、拜访第二位“李正”–郑惕将军,实际是我跟了张兴惠先生“蹭饭”的巧遇。

那是1995年7月28日的下午。当时我在北京参加一个学术会议,三点钟吧;突然接到脉管炎医院张兴惠院长的电话,说是让我跟着去吃请;其实说破了就是去“蹭饭”。到了当时他们在京的门诊部之后,张兴惠先生才兴奋的告诉我,请客的是:大名鼎鼎的,原铁道游击队政委郑惕将军!想想,要不是张兴惠先生相邀,我怎么能找到这种机会?

说真的,说铁道游击队,大家都知道;要说“郑惕”,当时恐怕还真的有人不知道。直到一辆七座的军车开过来,才知道“郑惕”肯定“级别”不低。一路上,来人交代“注意事项”,车窗全遮挡着;只觉得车穿街越巷,大约出城三十多里吧,经过三道岗,我们终于在一个有着四合院模样的建筑前,下了车。接着一个勤务模样的战士介绍说:郑副司令员在里面等您!

啊!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原铁道游击队政委郑惕将军,如今的二炮司令部!稍微介绍之后,我们就入了席。期初,我还认为是军区招待所呢,想不到经同去的财务科长李自秋提示:请客地点,就是郑惕将军的家!也许有的读者会问:当时郑惕将军身为二炮的副司令,怎么会想起来请张兴惠先生吃饭呢?席间才知道,原来,郑惕将军的女儿郑为民得了脉管炎,跑了多家医院没治好,经张兴惠先生诊断,结果吃了不到半年的药就好了,郑惕将军听说医生是微山湖畔来的,所以就有了这次破例的宴请。(按照规定一般情况他们是不准在家里接待客人的)

虽然,郑惕将军那时已是七十高龄,许是军旅生涯的缘故吧,依然是腰杆笔挺,说起话来底气十足!特别是谈起当年“爬火车、搞机枪”,好似又回到了当年“打洋行,截票车”的战斗之中……

但是,对于我最感兴趣的,则是他们在沙沟火车站,接受日本鬼子投降的场景!因为,让万恶的日本鬼子在火车上老老实实低着头向人缴械投降,那可是全国唯一的一处,应该是怎样的让人扬眉吐气的场面啊!说实话,我是多么想听一听整个接受日本鬼子投降的过程的,可时间是有规定的;七点多一点,我们就被送出了“二炮司令部”的大院。

认识第三位“李正”,则是我的小文《当谢刘知侠》一文,在《枣庄日报》发表之后。

记得那是文章发表的第三天下午吧,我刚刚打开电脑,一封由文立正的表弟陈铁如先生转来的邮件:江西省军区干休所-赵炳强,意愿和您交流!

赵炳强,原来是-当年陪同文立正烈士去丁家堂的当年的临城第六区,区委书记赵清河的长子!接着,在接下来的长达一周里,赵炳强先生慷慨激昂的给我回顾了当年我们的革命老前辈,他的父亲已故赵清河同志,当年陪同文立正烈士在微山湖畔出生入死的战斗历程:

赵清河,山东淄博人;原名赵景槐,1938年入党;历任排长、连长、区委书记、铁道游击队政委直至井冈山军分区司令员。参加过孟良崮、莱芜、济南、淮海、度江、上甘岭、炮轰金门诸战役!荣立过多种军功章!

虽然,赵清河同志仅仅担任了不到半的铁道游击队政委,可他的儿子赵炳强先生,却在微信里给我回忆了足足一万多字的文字!可见他和他的父亲一样,多么深深地爱着微山湖,爱着当年革命先烈们为之献身的革命事业……(前图,为张兴惠先生和郑惕将军合影,右为郑惕将军。后图,为赵清河同志度江战役前,留下的唯一照片,中间为赵清河。)

宋致国 songzhiguo 作者简介: 宋致国,微山县人,济宁医学院退休。曾在《山东文学》《时代文学》《青年文学》等刊物发表过散文,小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