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克斯应当愿意为多诺万-米切尔付出多少?

不管具体细节如何,很明显,犹他爵士想要一份历史性的、充满选秀权的资产组合来交换多诺万-米切尔。这个要价引出了一个基本问题,任何考虑交易这位三次全明星球员的球队都必须问问自己:放弃多少才算太多?

然而,纽约尼克斯队应该采取相反的做法:如果我们交易米切尔,还会剩下什么?

一个多星期前,尼克斯与爵士就米切尔的事进行了联系。这两支球队似乎是交换灵魂伴侣。爵士想要选秀权重建。尼克斯队有很多选秀权。多年来,传闻米切尔的下一个目的地是尼克斯队。爵士队有米切尔。

首轮的交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也许犹他从来没有降低要价,或者纽约的报价从来没有达到爵士认为米切尔值得的级别。然而,也有一个中间地带。尼克斯有理由用这一历史性的资产来换取米切尔,但当他们与爵士对话时,他们应该有一种特定的心态。他们为米切尔提供的最高报价应该留下足够的剩余,让他们觉得自己仍然可以交易来另一个头条人物,特别是在2024年夏天。

问这个问题的人意识到答案是否定的。地球上只有少数几个球员,能单单靠自己就能保证你不会掉进乐透区。世界上字母哥这样的人之所以特殊是有原因的。但问题是,尼克斯可以在承认这一说法的同时,对米切尔的交易进行合理化。把这位25岁的年轻人带到纽约并不一定是为了当下。相反,这可能是打造一个总冠军竞争者的第一步。

自由球员市场期已经不像过去那样了。现在的流行趋势是,最好的球员先签下续约合同,然后在需要的时候再要求交易,而不是等到合同的最后几年才要求交易或让合同到期然后离开。

2024年夏天,杰伦-布伦森将进入合同的最后一个保障年。他在2025-26赛季有球员选项。朱利叶斯-兰德尔也会面临同样的处境。距离现在还有两年时间,这意味着(由于球队不能在连续的赛季中交易他们的首轮选秀权,而且最多只能交易7年后的首轮选秀权)尼克斯将会获得另一个可交易的首轮签,将其纳入全明星球员的交易中。

实际情况是,尼克斯不会为了几个争取不用参加附加赛的赛季而牺牲太多。如果一切顺利,到2024年夏天,RJ-巴雷特甚至还没有到他的巅峰时期。米切尔会在巅峰初期。结实他27岁,巴雷特24岁。

这就是为什么假想中米切尔交易留下的资产如此重要。首轮不仅仅能用于选中有潜力的球员。他们也是货币。如果尼克斯想要在米切尔之外带来另一个大牌,他们就需要这些选秀权。

这与我本周早些时候写的一篇文章中提到的一个概念相关联。在一个假想的米切尔交易中,尼克斯放弃的首轮数量远不如质量重要。

尼克斯拥有4个从其他球队获得的首轮选秀权(2023年的华盛顿奇才,23年的达拉斯独行侠,23年的底特律活塞和25年的密尔沃基雄鹿)。这些选秀权都受到保护。尼克斯也有他们自己的选秀权。放弃年轻球员和6个首轮球员分开听起来会让他们一无所有,但如果是其他球队的4个首轮,以及尼克斯的2023年和25年的首轮,就没有那么糟糕了——即使这两个来自尼克斯的首轮本身都不加保护。

类似这样交易来米切尔的资产组合仍然会让纽约拥有2027年和29年的首轮。从现在算起两年后的夏天,当尼克斯可以做出下一步行动的时候,他们也可以把他们31年的首轮拿过来。三个首轮,任意一个尼克斯能留住超过两年的年轻球员,以及一到两名优秀球员(像布伦森这样合理的合同,合同还剩两年2700万美元的米切尔-罗宾逊,或者恢复到正常的防守投入和效率的兰德尔)是对第二名明星的合理报价。谁知道呢?到那时,巴雷特可能已经取得了足够的飞跃,那么我们在2024年追求的就是第三位明星了。当然,尼克斯正在祈祷情况正是如此。

进入2024-25赛季,尼克斯阵容的薪水将会很高,尤其是如果他们把米切尔算进来的话。假设巴雷特拿到一份顶薪合同或接近顶薪的合同,布伦森、米切尔、巴雷特、兰德尔和罗宾逊这五名首发球员的工资加起来就会接近整个工资帽。他们的阵容将面临交税的危险。交税是件好事,但如果账单如此昂贵,任何老板都不希望球队只是有平庸的竞争力。

如果尼克斯错过了一笔明星交易,或者这样的球星在2024年没有出现,他们可能不用等太久就可以尝试另一笔交易。

到2025年,NBA的新电视合同开始生效时,工资帽预计将会飙升——这会使得目前的协议看起来像一笔小钱。上一次这样的事情发生在2016年,工资帽飙升到73胜的球队有足够的空间签下凯文-杜兰特。这一次尼克斯可以有更多的灵活性。

布伦森和兰德尔可能会拒绝执行球员选项,这可能会让尼克斯的账簿上没有太多工资开销。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可以签下米切尔之后的又一位顶薪球员,假设他想回到纽约,因为他也可以在那个夏天成为自由球员。如果兰德尔和布伦森执行球员选择,尼克斯仍然可以在那个夏天创造顶薪空间。他们的合同都将到期,联盟的大部分球队都将有很大的薪金空间。那时处理薪水不会像2022年这么难,毕竟2022年只有5支球队进入7月时工资显著低于工资帽。

无论其他29支球队是否会提出正式指控,NBA都极有可能对布伦森的加盟进行调查。布伦森本月正式与尼克斯签订了四年合同,有关他与尼克斯之间协议的报道在双方能够进行合法谈判之前就已经出来了。在布伦森与小牛的合同到期前几天,尼克斯开始腾出空间,这表明他们有信心签下布伦森。另外其中还涉及许多私人关系。

布伦森在本周的一次球迷活动上说,他与尼克斯签约是因为他们“对我来说是一个大家庭”。The Athletic记录了其中的联系。

联盟似乎已经开创了过先例,对于违反规则的惩罚是失去下一个次轮选秀权。最近,芝加哥公牛队在与前新奥尔良鹈鹕队后卫鲍尔进行先签后换谈判时违反了规则,失去了他们的下一个次轮。但是联盟并没有把罚掉下一个次轮签作为一视同仁的惩罚措施。如果NBA发现了特别恶劣的违反规则的证据,惩罚可能会更严厉,而具体情况如何直到完成调查才会知道。

重要的是要记住:联盟认为在尼克斯招募布伦森时发生了什么是无关紧要的。它只能根据调查中发现的证据进行处罚,这意味着目前还没法考虑尼克斯被罚掉首轮的可能性。但这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一个额外的首轮签是有可能成为尼克斯未来的关键资产的。但我们还远不知道NBA的调查结果,以及联盟可能对此作出的反应。现在,尼克斯有四个首轮选秀权可以交易。如果他们完成米切尔的交易,同时保留其中的两个,他们可以在几个赛季中再次搞些事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