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分析进攻犀利 防守堪忧 米切尔真的是适合尼克斯的球星吗

(原文发表于7月20日,作者是The Ringer的作家Dan Devine,文章内容不代表译者观点。)

引言:纽约拥有能把犹他的全明星后卫带到百老汇的筹码,但他们应该会纠结要不要毫无保留地投入这些筹码。虽然米切尔很优秀,但人们对于他的带队能力仍然有些怀疑。

七年来首次杀入季后赛之后,尼克斯在去年夏天的计划很简单。不对这趟惊人的季后赛旅程反应过度,也不追逐短暂的满足感。与此相反,保持低调构建阵容就行。继续积累选秀权,签下短期而灵活的合同,时刻准备着,并在有球星被摆上货架时创造机会抢下他。

然而,本赛季尼克斯37胜45负的战绩让人沮丧又失望,这让人觉得他们迟缓的策略起了反作用。话虽如此,现在的尼克斯可能会发现,他们已经是时候实施自己的重建计划的下一阶段了。因为,在这个月的种种忙乱——戏剧般的选秀夜,杰伦-布伦森的总价达九位数的合同,来自伊斯特河对岸的交易申请,盐湖城的分崩离析——之后,突然有一个25岁的三届全明星球员带着他的签名球鞋合同和明媚的笑容进入了交易市场——而尼克斯正好有足够的筹码去得到他。

不过,一个巨大的问题也随之产生:多诺万-米切尔是一个值得倾尽所有去追逐的正确选择吗?

我们可以从这一点开始分析:米切尔是一名真正的怪物级攻击手,是联盟仅有的12个在过去两年场均至少得到25分和5次助攻的球员之一。在过去三个赛季里,爵士的进攻效率都是联盟前十,上赛季甚至达到了联盟第一,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米切尔的作用。他是全联盟最多才多艺的投篮机会创造者之一,也是最强力的三射程得分手之一。和他球风相似的球员有哈登、东契奇、特雷-杨、利拉德以及莫兰特——既是杰出的得分手,又是可以充当进攻发动机的高使用率运球手。

据Synergys game charting统计,本赛季,当米切尔在掩护后运球进攻时,他平均每回合可以得到1.03分;在至少完成了100次该战术的132名球员中,他可以排到并列第六。(顺便一提,第二是谁呢?是布伦森。)鉴于犹他爵士很不看好掩护助攻的价值,米切尔不借助掩护也可以出色地完成进攻。他本赛季单打时平均每回合能得到1.04分——在至少单打了100次的61名球员中排在并列第十一。

他既能用快如闪电的第一步甩掉防守球员,也能在禁区面对身体对抗时凭借力量和手感得分。Cleaning the Glass的数据显示,他本赛季在篮下的命中率是生涯最佳的65%;而Second Spectrum tracking的统计表明,他场均通过冲击篮筐得到的分数排在NBA第六位。如果你稍稍远离他,想要阻止他的突破,那么他立刻就会出手跳投:除了特雷-杨,东契奇和库里,没有人本赛季的急停三分出手数和命中数高于米切尔;尽管这种出手难度高,而且他的命中数也多,但他的相应命中率还是达到了35.6%。他也被证明是一个危险的定点跳投手,生涯的接球就投三分命中率达到了40%。本质上来说,他几乎提供了尼克斯去年夏天想要从肯巴-沃克身上得到的所有东西,甚至比那还超出不少。而且他还比后者年轻七岁,身体损耗程度要低得多。

米切尔更像是一个双能卫而不是一个真正的组织者,但他这些年在带动队友方面已经有了进步。根据PBP的数据统计,过去两个赛季,他在助攻队友投中三分方面排在联盟第十七位,而且本赛季在助攻队友投中底角三分方面排在联盟第十。在过去三年的季后赛中,他也提高了自己组织进攻的能力,不仅助攻率在增加,季后赛的失误率也比常规赛有所下降——总的来说,他的季后赛进攻水平和常规赛是相当的;他也已经在季后赛有了一些可怕的表现。

米切尔扛起进攻重任的能力——本赛季只有东契奇、特雷-杨、恩比德和字母哥的使用率比他高——让他成为了比赛中最有价值的武器之一。如果你想看的不是普通数据统计表里的东西而是一些名字是字母缩写组合的高阶数据,那么就请随便选出你更喜欢的一体化指标吧:估算正负值,正负值,系统化调整正负值,真实正负值,FiveThirtyEight提出的RAPTOR,The BBall Index提出的LEBRON,The Analyst提出的DRIP,Kostya Medvedovsky提出的DARKO。以它们中的任何一个为标准,米切尔都是联盟前十左右的进攻球员。

为一个如此优秀的家伙大赌一把是值得的——尤其是当他还没有达到巅峰,合同还有三年(包括2025-26赛季的球员选项),而且你的球队一直很难创造得分机会的时候。(这里我们就应该提到,尼克斯本赛季的半场进攻效率排在联盟第二十四位,并且近十年来从没有在进攻端排进过联盟前十。)

米切尔的进攻天赋是现象级的,但你却几乎看不到任何人愿意称他为联盟前十的球员。部分原因在于,他作为一个组织者时缺乏创造性。尽管他的有球水平在进步,但他仍然是一名以得分为先的后卫——有时候会变得视野狭窄,处理球的速度达不到精英级别,而且影响对手防守的能力不如其他一些同样是全明星的球员。

但是,更大的原因是米切尔在防守端的表现不够好。前面提到的很多高阶数据都表明,过去几个赛季的米切尔在防守端的影响是负面的——他这种类型的进攻球员需要被一些特别的阵容构造和战术支持给保护起来。

2017年,当米切尔走出路易斯维尔进入NBA时,Kevin O‘Connor在《The Ringer的NBA选秀指南》一文中称赞了他“精英级别的防守潜力”,并用他的运动能力、结实的体格以及6英尺10英寸(2.08米)的臂展来支撑自己的观点。然而,五年过去了,米切尔仍在季后赛首轮里被对手的进攻炙烤。布伦森和丁威迪轮流把他拖入麻烦中,要么像一阵风一样从他身旁掠过,要么把他顶进禁区,从而削弱爵士的防守,也让独行侠的进攻予取予求。

2022年的季后赛中,一共有98名球员至少防守了30次突破。Second Spectrum的数据显示,米切尔在限制对手平均每次突破造成的得分方面排在第91位。在至少防守了25次无球掩护的92名球员中,他排在第85位。达拉斯在他的防守下完成了14次运球后手递手传球,并得到了26分——这无疑是个小样本,但却也说明了这一战术几乎屡试不爽。无论何时,只要独行侠特别需要得分,他们就会把米切尔作为攻击目标。2018年季后赛,米切尔曾点名正在变老的安东尼并打爆了对方,但他凭此赢来的季后赛声名却在本赛季之后下跌不少。独行侠的策略也告诉了其它球队,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把米切尔视作一个防守的薄弱环节并加以攻击和利用。

以进攻为先的球员肯定是可以在防守端强化自己的。众所周知,库里就做到了这一点。布克的在防守端的付出赢得了戈贝尔的公开称赞,虽然后者的这段发言有点声名狼藉。东契奇似乎在一轮系列赛里就完成了转变,他用专注度和不退让的态度来回应太阳在进攻端对他的无情冲击,帮助达拉斯击败了更被看好的菲尼克斯。聪明的球队也可能围绕那些以进攻为先的球星建立起正确的防守体系,以此来弥补季后赛后期的防守劣势:哈登的火箭、利拉德的开拓者、杨的老鹰以及东契奇的独行侠都打到了分区决赛,布克的太阳更是打到了总决赛。

尽管如此,这几个球员都没有举起过拉里-奥布莱恩杯。当你的当家球星是防守漏洞时,想要赢下一切就格外艰难。关于这一点,过去三十年间仅有的两个有争议的例子就是2011年的小牛和2015年的勇士;但人们反复提及的诺维茨基和库里本来也都是比米切尔更好的进攻球员,因为后者还没有入选过NBA最佳阵容或是突破过季后赛第二轮。一支把本赛季同场时间合计超过1800分钟的肯巴-沃克和亚历克-伯克换成米切尔和布伦森的尼克斯应该会比之前好得多。然而,在可预见的未来中,一支把米切尔作为队中最好球员的尼克斯似乎仍会在东部的实力榜上大幅落后于塔图姆的凯尔特人、扬尼斯的雄鹿、恩比德的76人以及巴特勒的热火——我们至少能列出这几个队。

那么,尼克斯或其它对米切尔有意的球队就必须达成这样一个平衡——不仅引进米切尔,而且想办法让他和一个比他更出色的家伙搭档。这就是爵士CEO丹尼-安吉和尼克斯总裁里昂-罗斯之间的谈判变得非常吸引人的原因。

“尼克斯的积极性很高。”Adrian Wojnarowski在周一说道,“他们很想得到米切尔。但我觉得他们也并不想为了他而付出所有。”

最初的报道表明,安吉对米切尔的要价追上甚至超过了他在戈贝尔交易中所得到的资产:三个不受保护的首轮签,一个前五顺位保护的首轮签,一个首轮互换权,几个不错的年轻球员,外加几个优质的、合同到期或快到期的轮换级别老将。尼克斯立刻就成为了米切尔最有可能的目的地,因为他们手上既有可用的选秀权——八个可交易的今后七年内的首轮签,又有一些25岁或更年轻的潜力球员,比如RJ-巴雷特、伊曼纽尔-奎克利、奥比-托平、昆汀-格莱姆斯以及卡姆-雷迪什。而且,米切尔在韦斯特切斯特县长大,并把CAA选为自己的代理机构,他和尼克斯智囊团之间的联系总是被反复强调。(译注:尼克斯总裁里昂-罗斯曾是CAA的联席主管。)

不过,米切尔是否会“不可避免地”去往麦迪逊广场花园可能取决于安吉是否能找到其他出得起足够引人注目的“首轮签加潜力球员”的买家,以此来说服尼克斯给出更多筹码。上周,SNY的Ian Begley报道,犹他“已经提出了包括米切尔-罗宾逊,RJ-巴雷特,其他几名球员外加至少三个首轮签的要价”。Marc Stein补充道,犹他”据说至少想要尼克斯八个首轮签中的六个“。不出所料,罗斯并没有接受这个要价,因为他知道另外两个最频繁地被谈及的米切尔追求者——热火和篮网——正为杜兰特的交易请求而忙得不可开交。

有报道称,迈阿密“会更优先追逐杜兰特而非米切尔”,而且他们也许已经看到自己得到杜兰特的可能性正在增长。因为当太阳匹配了步行者给艾顿的邀请合同时,他们也就把艾顿从交易讨论中去掉了,这无疑让他们得到杜兰特的道路变得更加曲折。另一方面,即使迈阿密把重心放在米切尔身上,他们现在能给出的最好报价看起来也只差不多是泰勒-希罗,邓肯-罗宾逊,2022年的首轮秀尼古拉-约维奇以及两个未来的首轮签;就算他们放弃其它操作,专注于增加自己的选秀权资产,他们也很难在选秀权的存量上击败尼克斯。至于布鲁克林,他们也许需要利用从杜兰特或欧文的交易中得到的选秀权资产才能满足安吉的要价——这又可能让他们在米切尔争夺战中落后于隔壁区的竞争对手(尼克斯)。

尼克斯似乎在赌一场大规模的竞价战争不会出现。如果确实如此,那么他们只用一口咬定自己现在的出价,也许就能以低于明尼苏达得到戈贝尔的代价得到米切尔了——在理想情况下,球队还能留下一些选秀权和年轻球员(包括尼克斯不愿在关于米切尔的交易中失去的巴雷特)。

也许尼克斯给出的资产能够诱使犹他把这名真正的超级巨星送到纽约百老汇。也许这样一支看上去已经在思考薪资空间灵活性的尼克斯能承担那名超巨的薪水,因为新的NBA转播合同将又一次让工资帽大幅上涨。也许到那时候,我们就会把为布伦森花费的1.04亿美元以及为米切尔花费的几个选秀权称为做生意时必须付出的正常代价——投入这些资产对于尼克斯来说是必需的,它可以让他们从点A来到点B再来到点C,最终建立起一支他们在过去25年都没建立起来的那种有竞争力的球队。

不得不承认,上面这一段里用到了很多“也许”。但既然尼克斯极少展现出这种可能性和渴望,既然他们对布伦森的追逐收到了回报,既然他们现在看起来像是最有希望得到米切尔的球队,那么也许这些“也许”并不都是虚无缥缈的。也许我们很快就能看到,它们都是计划的一部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