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約向拋出“重磅炸彈”!

直升機在空中盤旋,警車鳴笛開道,通向歐盟總部和北約總部的路口佈滿了路障,戒備森嚴。

24日一早,《環球時報》駐布魯塞爾記者乘地鐵上班時,聽到很多乘客抱怨:美國總統一來,這兒就不得安生。于當地時間23日晚抵達布魯塞爾的美國總統拜登,24日在這裡出席三大峰會,分別是北約特別峰會、七國集團(G7)首腦峰會和歐盟峰會。

24日北約峰會後發表的聯合聲明向拋出“重磅炸彈”:內容包括繼續向烏克蘭提供軍事援助,在斯洛伐克、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和匈牙利建立4個新的戰鬥群等。聲明還點名向中國施壓,要求“中國在內的所有國家”“不以任何方式支援的戰爭努力,並避免採取任何有助於規避制裁的行動”。

“烏克蘭危機將美國幼稚的外交政策帶到聚光燈下”,香港《南華早報》24日評論稱,華盛頓決定同時對付兩個強大對手,“這是一種充滿危險的不祥徵兆”。

“北約、G7和歐盟史無前例地在同一天召開峰會”,當地時間24日上午10時,北約特別峰會首先舉行。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通過視頻連線在峰會上發表講話。一位參加了這場閉門峰會的美國高官説,澤連斯基沒有像往常一樣呼籲設立“禁飛區”或要求北約接納烏克蘭,但要求西方提供新的安全援助。拜登在講話中闡述了西方協調一致的對俄制裁舉措,重申對烏克蘭的大力支援。稍後,澤連斯基在臉書上呼籲北約“把你們所有戰機的百分之一給我們。把你們所有坦克的百分之一給我們。給我們百分之一!”

會後北約在其官網發表了一份北約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的聯合聲明,“以最強烈的措辭譴責入侵烏克蘭”,呼籲普京立即停止軍事行動並從烏克蘭撤軍,並呼籲白“結束其共謀行為”。聲明稱使用生化武器“是不可接受的”,警告將“導致嚴重後果”。聲明同時稱,北約盟國將繼續在網路安全和防止生化武器、核威脅等領域為烏克蘭提供援助。

此前,莫斯科已經駁斥了有關俄可能在對烏軍事行動中“動用生化武器”的説法。22日,俄總統新聞秘書佩斯科夫在記者會上強調,只有在“國家存亡受到威脅”時,才會使用核武器。

北約聲明還稱,已在北約的東翼部署了4萬名士兵以及大量的空中和海上資産,並宣佈在斯洛伐克、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和匈牙利建立4個新的戰鬥群。德國《焦點》週刊24日稱,北約將再向這4個國家增派5000名士兵。《華盛頓郵報》稱,上述北約國家包圍著烏克蘭和黑海,離目前的軍事衝突地點很近。

聲明還呼籲包括中國在內的所有國家“不以任何方式支援的戰爭努力,並避免採取任何有助於規避制裁的行動”,稱“對中國官員最近的公開評論感到擔憂”。此外,北約各國還在聲明中承諾大幅增加國防開支。

24日午飯後,G7召開緊急會議,著重就加碼經濟制裁協調立場。會前CNN稱,英國將在北約特別峰會以及G7峰會上宣佈對烏克蘭“新的重大軍事支援所有計劃”。唐寧街23日稱,援助計劃將包括6000枚導彈,包括反坦克和高爆武器,以及2500萬英鎊的財政支援。這將使迄今為止英國為烏克蘭提供的“防禦性致命武器”援助翻倍,此前英國已經向烏提供了4000多件反坦克武器,英國政府還將向烏提供防彈衣、頭盔、戰靴等。

根據公佈的日程,拜登將於當地時間24日16時30分抵達歐洲理事會大樓,出席歐盟峰會。他是首位親自出席歐盟峰會的美國總統。加拿大總理特魯多、英國首相約翰遜和日本首相岸田文雄雖然也飛到布魯塞爾參加G7峰會,但並未受邀參加這場歐盟峰會。據悉拜登將與歐盟領導人重點商討歐洲的能源戰略,以期達成協定減少歐盟“對天然氣的過分依賴”,轉向美國購買更多液化天然氣。

當地時間24日20時(北京時間25日淩晨3時),拜登計劃在北約總部舉行新聞發佈會。

“歐盟動態”網站24日評論稱:“拜登此行可能會暴露美歐在對進一步實施能源制裁方面的嚴重分歧。”據《金融時報》24日報道,比利時首相德克羅23日表示,對能源出口實施制裁,將使歐盟“打一場自我戰爭——這不是目標”。德國總理朔爾茨23日也表示,立即削減從進口能源,將意味著“我們的國家和整個歐洲陷入衰退”。路透社24日稱,隨著拜登帶著進一步制裁的計劃前往歐洲,美元走高歐元下跌。“資本似乎在説我不想去歐洲”,一名市場分析人士對路透社説,新一輪制裁對西方的打擊“將不成比例地落在歐洲身上”。

比利時根特大學歐盟防務專家亨德里克沃斯24日向《環球時報》記者表達了對制裁的擔憂,“哪些制裁將繼續存在,哪些將是暫時的?將終止與的哪些關係?畢竟,戰爭不會永遠持續下去,北約也將不得不考慮戰後該怎麼辦。”

“拜登抵達布魯塞爾,但成員國圍繞如何威懾的問題痛苦撕裂。”《華盛頓郵報》24日報道稱,在如何阻止克里姆林宮升級軍事行動的問題上,北約內部和華盛頓出現了分歧。北約領導人正在討論,是讓猜測什麼將引發北約更大的軍事反應呢,還是準確地框定在何種情況下北約將捲入衝突。斯托爾滕貝格23日仍然堅持北約不應出兵:“我們決心盡一切努力支援烏克蘭,但我們有責任確保這場戰爭不會升級到烏克蘭以外,不會成為北約和之間的衝突。”

布魯塞爾是拜登此次歐洲之行的第一站。25日一早拜登將前往華沙,強調對東歐夥伴的支援。他將與波蘭總統杜達會面,並向駐紮在波蘭的美軍士兵發表演講。

“與歐洲肩並肩”,德國電視一台24日稱,拜登在12小時內出席三大峰會傳遞的信號是:美國站在歐洲一邊,並努力保持目前的大團結。然而觀察家指出,這次會議並不會讓俄烏衝突留下的挑戰消失。美國將在年底舉行中期選舉,拜登的民主黨可能會失去國會的多數席位。而在歐洲,各國更關注烏克蘭難民、能源缺乏、物價飛漲等問題,“西方並不能單獨解決俄烏危機帶來的各種問題”。

據俄塔社24日報道,烏克蘭外長庫列巴在接受西班牙媒體採訪時表示,因烏克蘭局勢,歐盟國家之間越來越難以就對俄採取新的制裁措施達成一致。他同時稱,烏克蘭人對北約感到失望。

《華爾街日報》24日稱,拜登此訪正值外交部警告,莫斯科和華盛頓的關係處於“破裂的邊緣”。美國官員透露,拜登最快將於24日宣佈對國家杜馬300多名議員和40 多家軍工企業實施新制裁,這些制裁將與歐盟和G7成員協調宣佈。23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發表聲明稱,美國政府正式宣佈軍隊在烏克蘭“犯下戰爭罪行”。

德國《焦點》週刊24日稱,G7會議上會特別警告可能試圖幫助規避西方制裁的國家,“你可能會面臨制裁,這尤其適用於中國”。斯托爾滕貝格23日也警告中國“不要向在烏克蘭的戰爭提供支援”。他説,“中國向提供了政治支援,包括傳播公然的謊言和錯誤資訊。”

《生意人報》24日稱,拜登的歐洲之行將是他在白宮期間最具挑戰性的外交政策任務,他將試圖保持西方世界領袖地位的能力。在三大峰會期間,拜登面臨一項艱巨的任務:讓盟友相信美國對烏克蘭和的戰略是“正確的”,但實際上美國的盟友已經越來越開始懷疑他們在烏克蘭衝突中所選擇的路線。科學院美國問題專家巴丘克稱,西方在面臨日益增長的風險的同時,尚未找到“能夠令改變行動的方法”。

美國民主黨參議員墨菲24日對《金融時報》説:“這不是拜登需要倉促行動的時候。”他還説,管理一場軍事衝突是一件棘手的事情。香港《南華早報》24日稱,華盛頓瀰漫著一種感覺良好的氣氛,他們相信自己“能從普京的錯誤行動中獲益”。當然,資本外逃到美國是一種常見的意外之財。但如果和中國都揭穿“美國的虛張聲勢”,會發生什麼? 在美國,收入不平等、種族緊張和政治兩極分化等問題正在加劇。華盛頓一直試圖通過在國際上展示咄咄逼人的姿態來“推遲國內的崩潰”。而如今,法國和德國新政府都在推動歐洲大陸的“戰略自主”,北京不準備放棄莫斯科,華盛頓卻決定同時對付中俄兩個強大對手,這是一種“充滿危險的不祥徵兆”。

關於我們外宣服務與廣告服務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舉報流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