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队大名单解读:格策是预料中的意外第5中卫是唯一争议

  周四中午,德国队公布了出征卡塔尔世界杯的26人名单。名单公布前几个小时,我就对这份名单做了预测,指出有18人一早就铁定入选——3位门将诺伊尔、特尔斯特根和特拉普,5名后卫吕迪格、聚勒、尼科·施洛特贝克、克雷尔和劳姆,3名中前卫基米希、京多安和戈雷茨卡,以及7名进攻型中场、边锋或中锋托马斯·穆勒、格纳布里、萨内、穆西亚拉、哈弗茨、约纳斯·霍夫曼和布兰特。果然,上述18人最终全部在列。

  剩余8个位置,基本都是二选一的局面,最终大部分也在预料之中:此前从未入选过国家队的菲尔克鲁格和穆科科,如民意所愿地取代受伤的蒂莫·维尔纳和卢卡斯·恩梅沙而成为中锋人选;特点鲜明的多特蒙德边锋阿德耶米搭上末班车;今季回归母队弗赖堡后状态出色的金特尔,击败受勒沃库森整体低迷拖累的若纳唐·塔,成为第4中卫;弗赖堡队长克里斯蒂安·京特尔战胜去年欧洲杯上的最大发现戈森斯,成为替补左后卫,理由也是在俱乐部状态更好;替补右后卫是刚刚伤愈但尚未完成比赛复出的克洛斯特曼,而不是另一名莱比锡RB球员亨里克斯。

  意外人选只有2个,其中一个是预料之中的意外:罗伊斯和维尔茨都因伤落选,于是马里奥·格策时隔5年后回归,将第2次出征世界杯,他属于9号半或10号位的人选。最大的意外是弗利克带上了第5中卫——9月才首次入选,并在3比3打平英格兰一战象征性完成处子秀的南安普敦新星贝拉·科查普,而没有征召第4名中前卫,于是近况大勇的沃尔夫斯堡队长阿诺尔德和美因茨05新星施塔赫都遗憾落选,这也意味着穆西亚拉应该会是中前卫位置的一个变招。

  门将:诺伊尔(拜仁慕尼黑/113场0球)、特尔斯特根(巴塞罗那/30场0球)、特拉普(法兰克福/6场0球)

  后卫:吕迪格(皇家马德里/54场2球)、金特尔(弗赖堡/46场2球)、聚勒(多特蒙德/42场1球)、克雷尔(西汉姆联/22场0球)、克洛斯特曼(莱比锡RB/18场0球)、劳姆(莱比锡RB/11场0球)、克里斯蒂安·京特尔(弗赖堡/6场0球)、尼科·施洛特贝克(多特蒙德/5场0球)、贝拉·科查普(南安普敦/1场0球)

  中前卫:基米希(拜仁慕尼黑/70场5球)、京多安(曼城/62场16球)、戈雷茨卡(拜仁慕尼黑/44场14球)

  进攻型中场/边锋/中锋:托马斯·穆勒(拜仁慕尼黑/118场44球)、马里奥·格策(法兰克福/63场17球)、勒鲁瓦·萨内(拜仁慕尼黑/47场11球)、布兰特(多特蒙德/38场3球)、格纳布里(拜仁慕尼黑/36场20球)、哈弗茨(切尔西/30场10球)、穆西亚拉(拜仁慕尼黑/17场1球)、约纳斯·霍夫曼(门兴格拉德巴赫/16场4球)、阿德耶米(多特蒙德/4场1球)、菲尔克鲁格(云达不来梅/首次入选)、穆科科(多特蒙德/首次入选)

  相比于菲尔克鲁格和穆科科这2位新人,曾经的“欧洲金童”格策回归,无疑才是这份26人名单的最大话题。格策能在希望并不大的情况下搭上末班车,主观上是因为他本赛季回国加盟法兰克福后在德甲和欧冠都有出色发挥,客观上则是因为好友罗伊斯又一次因伤无缘世界杯。

  揭榜前几个小时,德国媒体就率先披露了罗伊斯将会落选的消息。对于那些很欣赏罗伊斯,但近期没有太关注他的球迷来说,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但事实上,他的落选完全在预料之中。自9月中旬主场对沙尔克04的鲁尔区德比中自己扭伤了右脚踝之后,多特蒙德队长就缺席了足足10场比赛。

  10月中做客柏林联盟一战,罗伊斯首次复出踢了半场,但立即又伤势复发再度休养。上周六主场对波鸿,他第2次替补复出,踢了不到半小时,结果翌日就因疼痛难忍终止了训练,并最终又错过了本周二晚做客沃尔夫斯堡的联赛。有鉴于此,对于罗伊斯继2014年后再次无缘世界杯,多特蒙德球迷其实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预期。弗利克就说:“像这样的伤需要时间,我们完全不清楚他什么时候才可以报到,因此教练组决定不选他。”

  另一个有迹可循的事实是:弗利克任内,罗伊斯三番五次出现因伤病无法入选,或者入选后伤退的情况,15场比赛只踢了4场,今年的8场比赛全部缺席。加上去年欧洲杯又主动请求休养生息而不踢,已经33岁且伤病记录触目惊心的罗伊斯,已然淡出德国队轮换阵容,甚至变得可有可无,跟上届世界杯时那种重要性根本不能相提并论。因此他的最终落选,对于“弗家军”其实不会造成太大影响,尤其是在年仅19岁的穆西亚拉已经可以承担重任的情况下。

  由于另一位踢9号半或10号位的新星维尔茨在3月中旬膝盖十字韧带撕裂,至今仍不具备比赛条件,弗利克不得不忍痛割爱。在这种情况下,弗利克才决定重召已阔别国家队长达5年的格策。贵为2014年世界杯决赛的进球功臣,格策上一次为德国队参赛是在2017年11月14日主场对法国的友谊赛上。当时他替补踢了25分钟,还在补时第3分钟助攻施廷德尔绝平2比2。而且在那之前,格策其实就已经因代谢疾病暂别过国家队一年。换言之,格策的第一段国家队生涯,其实在2016年底就暂告一段落了。

  对于年少成名却没有真正成为国家队领军人物的格策来说,在离开国家队这么久,甚至一度流落荷甲之后,竟能在30岁时翻开国家队的新篇章,甚至搭上了世界杯末班车,这当然是一场卧薪尝胆式的伟大胜利。本赛季,他跟科洛·穆瓦尼、林斯特伦以及镰田大地等人打出赏心悦目的进攻,带领法兰克福三线都高歌猛进。数据层面,他或许没有几个队友那么突出,但他最后两传的精湛技艺,以及面对贴身逼抢时的从容不迫,甚至比年轻时更胜一筹。弗利克还指出:“他可以在一周内3次踢满90分钟,这是先决条件。”如今的格策已经摆脱了代谢疾病的困扰,重新具备了连场高能输出的身体条件,这也是他得以重新参加大赛的先决条件。

  不过,格策重返国家队后究竟要扮演何种角色,或许连他自己都不是很清楚。事实上,在被寄予厚望的2014年世界杯和2016年欧洲杯上,格策都是一开始打主力,但逐渐就因表现不佳坐上替补席。这位天才球员,其实从未在国家队中,尤其是在大赛上充分展现过自己的才华,世界杯决赛进球只是一块最华丽的遮羞布。德国队没有像科洛·穆瓦尼那样脚法秀丽又身材高大的全能中锋,几名拜仁锋将或哈弗茨的特点跟林斯特伦或镰田大地截然不同。更重要的是,德国队打的是传控和高压,而不是法兰克福那样的防守反击,格策真的能发挥作用吗?

  在维尔纳伤别世界杯的情况下,弗利克不得不重组锋线,格策会不会成为这场重建的重要棋子呢?即便一开始不会得到太多机会,格策会不会将以往的大赛经历倒转过来,先苦后甜一把呢?在这位“最熟悉的陌生人”身上,目前有太多的疑问,下周在阿曼的集训和热身赛,也不太可能全部解答。我们只能带着美好的愿望走着瞧了。

  除了格策回归,这份名单的另一大意外在于弗利克选择了年仅20岁的贝拉·科查普。其实除了吕迪格、聚勒、施洛特贝克和金特尔,很有可能成为主力右后卫的克雷尔也可以踢中卫,德国队是不需要所谓的第5中卫的。在这种情况下依旧带上几乎不可能有出场机会的贝拉·科查普(除非可以打季军战吧),而没有重召可以即插即用的老将胡梅尔斯,或许是这份争议不大的大名单中仅有的争议。

  胡梅尔斯的入选问题一直伴随着弗利克的执教。几乎每一期大名单,都会有记者问弗利克为什么不选胡梅尔斯,而弗利克几乎每一次都会给出大同小异的答案:胡梅尔斯身体情况不理想,事前已经跟他通过气。上赛季,胡梅尔斯的身体状态确实很差,竞技状态也缺乏说服力,弗利克不选他是理由充分的。但进入本赛季,原本已被新加盟的聚勒和施洛特贝克挤到板凳上的老胡,反而有点焕发第二春的意思。随着连续一周双赛开启,特尔齐奇基本会让3名中卫轮流组合出场,而近期则因默尼耶受伤,让聚勒客串右后卫,于是胡梅尔斯和施洛特贝克就成为相对固定的中卫组合。

  很多德国球迷,尤其是多特蒙德粉丝都认可这一组合方案,也希望弗利克干脆“抄作业”,既解决德国队的右闸痼疾,又可以让狐媚回归。但最终,在过去这一段时间走了不少回头路或试图吃回头草的弗利克,在胡梅尔斯的问题上决定彻底向前看,拒绝将勒夫犯过的错误再犯一遍。去年欧洲杯就已经证明过,狐媚的回归并不能让德国队的防守稳固起来,反而对于吕迪格或聚勒的成长带来负面影响。如今弗利克已明确了吕迪格的后防核心地位,狐媚如果这个时候回来,肯定又会打乱队内的阶级次序,即便他愿意坐板凳,更衣室的气氛也会不同。

  勒夫召回胡梅尔斯,很大程度上是要为自己的最后一届大赛上保险,而且当时聚勒的竞技状态确实太差了。但如今,弗利克有足够的资本利用这届世界杯做更多试验和赌博。毕竟本土欧洲杯才是真正要出成绩的时候,难道到时候还要靠狐媚吗?如今的吕迪格和聚勒配得上弗利克的信任,施洛特贝克也需要通过这届世界杯积攒更多高水平比赛经验,以减少不必要的犯错。让狐媚带着踢?聚勒和施洛特贝克平时在多特蒙德就已经是这样了,不用靠国家队创造这样的条件。

  对于选贝拉·科查普而放弃胡梅尔斯,弗利克的解释是:“这是我们教练组着眼于未来的决定,要给一名年轻球员一个机会。”往届大赛,勒夫也会有类似举动,例如2012年欧洲杯时带上年仅20岁的格策,2014年世界杯时又带上年仅20岁的金特尔和德拉克斯勒,2016年欧洲杯则是20岁的萨内、魏格尔和若纳唐·塔。如今,则轮到12月11日才过21岁生日的贝拉·科查普享受这一待遇。

  其实放弃胡梅尔斯,同时征召因伤已休战3个月的莱比锡右闸克洛斯特曼,也说明了弗利克不会考虑像特尔齐奇那样把聚勒用作右后卫。不要忘了,让聚勒踢右后卫是弗利克执教拜仁时的“原创”。而成为德国队主帅以来,他在右后卫试验过这么多人(包括一试即弃的巴库),却从未让聚勒踢过这个位置,就证明了他根本不认可这种方案。

  右后卫确实是一个老大难问题,弗利克至今都没有找到理想的解决方案。克雷尔这个媒体和球迷都不喜欢的人选,大概率会成为世界杯一开始时的“A方案”。克洛斯特曼尽管水平也不是很高,但至少比克雷尔更适合这个位置,踢右后卫的经验更丰富。只是伤停了这么久之后,克洛斯特曼真的能派上用场,并给予克雷尔竞争压力吗?

  上任之初,弗利克也试验过主司右边锋的约纳斯·霍夫曼担任右后卫。9月主场0比1负于匈牙利的欧国联,弗利克又一次出人意料地试验霍夫曼踢右闸,但踢了半场就因效果太差放弃,赛后他甚至为此公开道歉。由此可以肯定,霍夫曼踢右后卫不再是弗利克的选项,至少不会是开场时的选择,最多只会在比分落后需要抢攻时作为变招。

  另一大软肋当然就是中锋。这个软肋并非因维尔纳和恩梅沙先后重伤才出现,而是早在克洛泽和戈麦斯先后退出国家队后就一直存在。维尔纳一直都不是外界满意的答案,因此他的受伤反而是迫使弗利克选择一个更合适人选的契机,而29岁的菲尔克鲁格就是那个更符合大众审美的经典中锋。弗利克称赞他“护球很稳,双脚射术很棒,头球也是。”早在2016年,弗利克就留意到菲尔克鲁格了,最近几周一直在仔细观察他。而最终,这位正处在职业生涯最佳赛季的不来梅中锋成功地打动了弗利克。

  相比于可能只是应付一届世界杯的菲尔克鲁格,年仅17岁的穆科科才是真正的希望所在,他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高产射手。不过,弗利克究竟会如何使用这两位技术特点截然不同的中锋,会不会选择其中一个取代维尔纳成为主力,又或者会不会干脆改变前场站位而不再使用单前锋阵型,目前还无从知晓。

  另一名多特蒙德小将阿德耶米其实也可以担任中锋,他在萨尔茨堡红牛时是主力双前锋之一,但在单前锋体系中主司右边锋,弗利克之前也一直没把他当作中锋使用。尽管这匹快马本赛季受到伤病影响,尚未在多特蒙德站稳脚跟,但他所具备的速度和一对一突破优势,对于缺乏爆点的德国队来说将成为一笔重要财富。一个月前主场对拜仁的“德国国家德比”,阿德耶米在替补登场后沿右路狂飙,先是险些助攻莫德斯特扳平,后造成科芒两黄一红被罚下,为多特蒙德压哨绝平2比2埋下伏笔。能在如此高水平的比赛中充当“微波炉”,相信也是阿德耶米在缺席9月大名单后重新入选的关键因素。或许,他可以像2006年世界杯上的多特蒙德边锋奥东科那样,成为德国队要扭转劣势时派上的奇兵。

  总的来说,这份26人名单基本符合民意。仅有的一些“意外”,也不会对这支球队的实力造成重大影响。德国队究竟能在卡塔尔走多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打出具有弗利克标签的华丽进攻,又或者像近期的拜仁那样砍瓜切菜、万箭齐发。人们压根就不应寄希望于这条漏洞肉眼可见的防线,会奇迹般地在卡塔尔变成铜墙铁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