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辱华」划条线

那意味着同样的事儿会反复上演,无辜的人继续惨遭「猎巫」,分歧依旧难以弥合。

当然,在三表是否帅气的问题上,人们的争议可能会一直存在,可这无关紧要呢。他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他远看成岭侧又成峰,无所谓的。

可「辱华」这种事,没有共识,没有明确的说法,便会导致公民的社会性死亡,导致品牌的公共性死亡。落到谁头上,都是灾难性的打击。

后来,大家谈明白了,「挺辱派」为了争取更多民意,转而宣称「天生小眼」不算,可故意吊着眼就妥妥「辱华」了。

接着,反方又发问了,吊成锐角算「辱华」,还是钝角算「辱华」呢?唐代仕女图里的形象算不算「辱华」?

我记得有一次进棚录制,带了个头套,非常紧,紧到把眼角吊起来了,现在回看当时照片,惊出一身冷汗。

我认为,把2019年「三只松鼠」的广告翻出来说事的人,总归是太闲了,您当时干嘛了?是因为当时没有微博热搜吗?还是两年过去了,国人渐已醒,您的「辱点」降低了?

反正就我目力所及,没有一人加以论证了。稍费点心思的人,论证路径是这样的:因为吊眼角是外国「辱华」必选动作,所以三只松鼠广告弄个吊眼角的中国女性形象就是辱华。

不过,正如冬季东北户外会贴出告示:「不要用舌头舔铁栏杆」,六神花露水瓶身贴出提醒:「不能口服」,我们这个社会很多时候要为傻子,要为智识、常识最低的那群人付出更多的解释成本。

所以,在我的读者群看来不是问题的问题,却有必要划出一条线,明明白白告诉那些智识上的「」。

鉴于人们辩论中谁也不服谁,日常工作生活中难免犯下无心之过惹来网暴之祸,惩前毖后的「辱华标准」出台便迫在眉睫了。

拟成立「中国眼睛标准协会」(中眼协)。协会主要职能是监督影视、广告作品中所涉及角色的中国眼合规问题,计划在2025年前出台《中国眼检测及验收标准》,对合规的人员颁发从业资格证书,并实施年检跟踪制。坚决并清退不合规的人员,督促其转型转岗。

当然,有时候不止是「眯眯眼」会触犯「辱华」问题,其他行为,诸如不完整地图、针对中国人的歧视性语言等等,都可以纳入到「标准」中,形成一套完备的极富前瞻性、指导意义的方案。

试想,有了这套标准,广告、影视从业者知道红线在哪必不敢造次,网友知道如何监督,上纲上线者也将得到应有的处罚,避免网暴的发生。

这件事情本来就不是外交方面的问题,而中方也不希望它能够上升为外交问题,所以说与其问外交部的发言人,还不如去问一问中国的普通民众,看看他们是怎么看这件事情的。

《华尔街日报》发布文章宣传中国是「亚洲病夫」,这妥妥的辱华,所以我们不做「沉默的羔羊」。

而「杜嘉班纳」是因广告设计问题涉嫌「辱华」,那如何处置,交给民众自己决定。所以,我们看到有人终身D&G,有人在网上喊了口号,第二天就去SKP店门前排队了。

大是大非的问题上纲上线、亮明态度是对的,艺术设计范畴的问题,我主张见仁见智、自由心证,你认为「三只松鼠」辱华了,你不买它的产品就是最好的投票了。

最要命的是在小事情那上纲上线,在国外遇到歧视又作温良恭俭让,说好的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呢?

我说出台「辱华标准」当然是无奈之举,因为本该存在「群体共识」的东西何需标准呢?只有当一方的极端标准在干扰公民私生活、干扰艺术创作,且具备「斗争扩大化」倾向时,那就给划条线吧,知道干啥不干啥,总好过摸着石头过河再挨几板砖强吧?

不过,吊诡的是,我们一方面捍卫东方美,一方面却在主流的时尚、潮流平台展示、追逐、赞美那些大眼睛、高鼻梁、小头颅、白皮肤等颇具西方特征的美。

PS:有一个简单的判断标准,当真有「辱华」事件发生时,国家必站出来撑腰,其他的网络纷争,您没事还是多想想下个月的房贷与房租吧,不努力干活的人,辱没的是自己,不努力进取的人,辱没的是先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